? 第五章,金桃要以身相许-群芳承欢录 什么软件可以红包提现

群芳承欢录

第五章,金桃要以身相许

胡雪2017-4-11 16:50:34Ctrl+D 收藏本站


  钟雷和银杏回到震威标局的时候已经是晚饭的时候了,林金桃她们正等着他们回来,一见到他用回来,她一面埋怨她的妹妹,一面却热情的招呼钟雷吃饭。在吃饭期间钟雷又问起震威标局失标一事,林金桃作了比她妹妹更为详细的述说。

  “那林小姐,你是否知道劫标的是什么人吗。”

  “不知道,只知道劫标的地点在四龙山附近,据猜测,可能就是盘据在四龙山的那伙盗贼,标局里的人都是不死即伤,所以也无人再前去调查。”

  “那他们这样陷害你们的目的又是为什么呢。”

  听了钟雷这样问,林金桃的脸突然红了起来,她忸捏了一会才含羞地说:“先前我父亲是不知道的,后来才知道他们是因为提亲不成,才用这样阴谋来迫使我们就范的。”

  “那大小姐准备怎么呀。”

  “能有什么办法呀,到时候只能答应他们的要求,这样还能保全我们的震威镖局,少侠知道,这震威镖局是我们林家的基业,不能就这样让它消失。”

  说完之后她已经是满脸泪水了。

  看到林金桃那悲哀的神情,钟雷心里十分同情,他想安慰她几句,但找不到适当的语言,想了一会,他终于有违自己心意,带点狂妄地神情说:“大小姐,你放心,吉人自有天相,你绝对不会有事的,我也绝不会让他们的阴谋得逞的。”

  对于钟雷的话,林金桃的心中也没有怎么在意,只当作是好心人的安慰,这么重大的事,他这么一个年记轻轻的人能力挽狂澜吗?但这时能有人来安慰她,这也使她感到十分欣慰。

  同林金桃情不自禁地说了大话之后,钟雷心里感到十分沉重,现在自己应该怎样做呢,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失标找回来,但他又想到,这次投标的中介人是范家庄的庄主范应龙,自己现在首先应该去一趟范家庄,找那个范应龙了解这次投标之事的内幕,或许能找到一点破绽。

  晚上他躺在床上,思索着明天怎样去范家庄打听的事,迟迟地不能睡着。这时,他的房门轻轻地响了几声敲门声。

  “谁呀。”他马上问道。

  “是我。”是金桃怯怯的声音。

  听到是林金桃,钟雷连忙穿衣下床,迅速地为她开了门。

  “大小姐,你有事吗?”

  “我想同小侠谈谈。”金桃还是怯怯地说。今天钟雷说的话,起先觉得这只是一句安慰话,但回去之后又一想,觉得这不仅仅是一句安慰话,他说得那样坚决,又是那样自信。似乎是他一定要帮助她们,而且一定能帮助她们似的。这让她想到,他为什么要到标局来,仅仅是因为想找个安身立足之处吗?一定不是,他一定还有其它的目的,也许他和那些设计陷害她的人是殊途同归,他也是为了她才来标局的,她觉得这是很有可能的,因为她也相信自己美丽的外貌,以前的许多经历都证明了她的这一想法是可能的。而今天,钟雷在那来使前说的‘林小姐是我未过门的媳妇’这句话更是让她确信她的这一猜测。

  如果这一猜测是真的,那真的是太好了,太合乎她的心意了。自从那天她见了他之后,他那英俊的外貌,威武的身躯,潇洒的风度,就在她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一见钟情地喜爱上了他,也情不自禁地让他留在标局安身,以后他对她们的关心,在驱逐来使时所表现出来的武功,又让她爱慕他的心更加深切,同时也给了她一丝希望。

  上天给了她人见人爱的,美丽漂亮的外貌,却安排给她这样悲哀的命运,她痛苦,也不甘心,但不甘心又有什么办法呢,那个坏蛋为了得到她,化了那么大的精力,还能放过她吗?她想对抗,但对抗得了吗,她想逃避,但又能逃避得了吗,都不能,命运就给了她这样的一条死路。钟雷的出现,让她绝望地心里产生了一个荒诞的想法,与其将来被那个坏蛋糟蹋,还不如委身给自己心爱的人,来获得那短暂的幸福,虽然短暂,但那也是幸福呀,况且,钟雷的话和他显现出来的武功,也给了她一丝希望,如果这一希望变成了现实,那她将是多么地幸福呀,但如果这个希望破灭了,那她也曾经有过幸福,死了也是值得了。

  “钟大哥!”这时,她也不叫钟小侠了,而亲热地叫钟大哥:“你为什么要来我们的标局呀?”

  “这我不是说过了吗,我初到云州,想找个安身立足的地方。”见她问是的老问题,钟雷就不以为然地说。

  “你真的就是这样的想法,没有其它的想法了。”

  “是呀,我还能有什么想法呀。”

  “钟大哥,如果你有其它想法,你说出来也没有关系的,我也不会怪你的。”

  她这样说,倒让钟雷感到有些奇怪,于是他爽直地说:“我真的是想找个安身立足的地方,没有别的意思。但如果将来需要标局帮助的事,我会直说的,既然我来到了标局,就会把标局当作家一样,也不会客气和拘束的。”

  听钟雷这样说,金桃久久地没有说话。过了好一会,她又鼓气勇气说道:“那钟大哥你和那来使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呀。”

  “什么话?”他不解地问。但他马上就领悟到了,她问的就是那句‘林小姐是我未过门的媳妇’这句话,于是他的脸也马上通红起来,非常惭愧地说:“呀,林小姐,真的是对不起,那时那厮说的话让我一时说不出话来,就冲口说了出来,亵渎了你,尚请你原谅呀。”

  “钟大哥,你不用这样说的,我刚才说过,这也没有关系的,也不会怪你的,相反-----。”说到这里,她满脸通红的,再也没有勇气说下去了。

  “唉,我那时那样说,也是想以后我插手这失标之事能更加理直气壮些,真的没有别的意思,大小姐千万不用在意的------。”

  “不,你不用不好意思的,你这样说,我,我也十分高兴,真的,我真的是十分高兴。”她终于大胆地说出了自己的心意,但一说出之后,那就像决了堤的洪水,就再没有什么阻拦了:“钟大哥,从标局失事之后,也知道了那坏蛋的企图,我就知道我今后的命运是怎样的了,我不甘心,但不甘心又有什么用呢,那天见到你之后,我就喜欢上了你,而且是那样深切,真的,我一点也没有骗你,我知道,你钟大哥也是喜欢我的,那就让我们在一起吧。”一面说,一面就猛然地扑到他的怀里。

  被这突然而来的情况使得钟雷一时有些惊慌失措,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过了好一会,他才轻轻地推开她,说:“大小姐,你别这样,你要冷静一点。”

  “钟大哥,金桃的时间不多了,就在这最后的时间里,你给金桃一点爱,一点幸福吧。”她又扑到他的怀里,有点狂热地叫着:“你就要了金桃吧,那样金桃就是死了也值了。”说着她已经是泪流满面了。

  “不,我们不能这样,”钟雷说:“事情不会像你想像那样的,我说过,吉人自有天相,大小姐你不会有事的,我说过的,我绝对不会让他的阴谋得逞的。”

  “钟大哥,你不喜欢金桃。”虽然钟雷这样说,但这时林金桃思想中已经是一片柔情,也听不进钟雷的劝说,她紧*着问。

  “不是,钟雷很喜欢大小姐,所以钟雷就是死也一定会保护大小姐平安无事的,也一定能保护你平安无事的。”钟雷这话说得何等坚决,又何等有情有义,这让林金桃的心情终于平静下来。

  “钟大哥,你一个人能对付得了他们吗。”

  “当然能,老实告诉你,我就是在酒馆吃饭时听到别人在说你们失标之事,心中不平才到标局来的,就是想打一个抱不平。”他觉得应该多坦露一些自己的打算,让她能心安一些。

  “那你到标局里来,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了。”金桃有些羞涩地问。

  钟雷当然知道她这样问的意思,但他也不想说谎,他直爽地说:“没有,在那时我还不知道有你大小姐这样一个人呢,不过------。”

  “不过什么?”她问。

  “不过,来标局还是来对了,很幸运地碰到了你们二个这么美丽而热情的人。”

  “唉。”她轻轻地叹了口气,就没有再说什么了,对钟雷说的话,她是感到十分失望,心里也是很失落。但这句话,还有刚才他说的那些坚决,自信的,又似乎是向她保证的话总算给了她一些安慰。虽然她心里还是不相信他能力挽狂澜。

  她心里又轻轻地叹了口气,告别了钟雷,在分别时,钟雷轻搂着她的肩膀,又一次向她劝慰着说:“大小姐,你放心好了,钟雷绝不会允许发生像你想象那样的事。”

  但在路上她的心还是在绞痛着,怎么也放不下心来,她始终难以相信他一个人能力挽狂澜,能改变自己这悲哀的命运。自己的命运怎么这样苦呀,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抛弃平时少女的尊严和羞涩,下了难以下的决心,想争取这一短暂的幸福,到最后还是不可能呀。他只是个侠义,正直的人,却不是个多情的人。天啊,命运怎么对我这样的不公平呀。她的心在泣着血。


本站新增加更多精彩小说栏目,综合了网络上大部分精彩小说等经典作品,大家可以点击经典乡村小说推荐进入到列表选择自己喜欢的小说。精彩小说网努力为大家推荐经典小说阅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