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解救雪梅于危难-群芳承欢录 什么软件可以红包提现

群芳承欢录

第六章,解救雪梅于危难

胡雪2017-4-11 16:50:40Ctrl+D 收藏本站


  金桃走后,钟雷躺在床上,但怎么也睡不着。今晚的事对他的震撼是太大了,她表露的对他的真情让他心里感到万分的感动。但也使他感到肩上的压力大增。她对他那样有情,甚至想把自己的一切托付给自己,那还能让她受到丝毫的伤害吗,他能允许那些坏蛋对她的企图吗,如果她受到了些微伤害,他对得起她吗,他的心还能安静吗。不能,绝对不能,他一定要保护她。

  三更时分,他忽然感到有夜行人在屋上经过,他的心一动,就马上穿好衣服,飘身来到了屋面,马上发现有一个黑影向着标局的内房跃去,于是,他也不慌不忙的跟了过去。那黑影在标局的屋面上飘行了一圈,然后在一座高楼的窗前停了下来,一个倒挂帘向着室内窥视。钟雷一看,估计这房间可能就是林家姐妹的卧室,这夜行人也估计是个采花的*贼。他心里暗暗地想道,这林姑娘生得美丽,而这美丽还真是惹祸的种,黑龙坛失标之事还未完,又来了采花的*贼。于他果断地拿起一块瓦块,一甩手就掷了过去,虽然相隔着十数丈,但瓦块却准确地击中了那贼子挂在屋沿边的脚,这一下他那里还挂得住,‘砰’的一声,就一下跌到了窗前的屋面上。

  响声立即引起了屋里人的反应,忽然窗门大开,二条黑影从窗内窜出,正是林金桃姐妹二人,手中各拿着长剑直扑跌倒在屋面上的贼子,举剑就剌。那贼子的本领也确实了得,在这眨眼的功夫,就一个鲤鱼打挺,飞身跃起,避过了姐妹那剌过来的剑锋,就激烈的打斗起来。十几个回合过去,双方却打了个平手,但钟雷感到金桃姐妹力渐渐地有些不支,于是他又拿起一块小瓦,甩手掷了过去,在他纵跳的情况下,却还是准确地击中了他的腿弯处,一个跄啷,他差一点跌倒,姐妹俩也乘机加强了攻势。被人发现了,也感觉到了暗中还有高手在,那*贼也就无心再战,几个回合之后,脱离了战圈,飞身而去,姐妹俩人见他退走,也不追赶而退回到窗内。

  姐妹俩虽然不追,但钟雷却感到好奇,却随着黑影追了下去。黑影很快地来到了城外,不久又进入了一片树林,在林中的一块空地中有一个人待在那里,见他到来,就轻轻地笑了二声,打趣地问:“哈哈,二弟你这么早回来了,也碰到辣手了吧。”

  “哼,真倒霉,刚要动手,不知那里飞来一块瓦块打中了我的脚,响动惊动了那二个小妞,没办法,也只好回来了,大哥,你去迷雾谷,大概也一事无成吧。”

  “嗨,不用提了,迷雾谷山势险要,防卫严密,根本就无从进入。”那称大哥的也是无可奈何地说。

  “三弟去范家庄找范大小姐,恐怕会顺手得多了,那里没有什么高手,三弟现在一定正享受着范大小姐的身体吧,哈。”

  听到这里,钟雷猛的吃了一惊,于是他马上决定,立即去范家庄,这一来是去救范大小姐避免落入*贼之手,二来他也正要去范家庄打听失标之事。救人是救火,钟雷立即退出树林,提起十分功力,向范家庄飞跃而去。

  范家庄的地方他在白天向金桃问起过,所以不一会功夫,他就到了范家庄。但*贼在哪里呢,那范小姐又住在哪里呢,没有办法,他只能飞速地在范家庄这许多的房屋中巡视着,想范小姐是庄主的千金,住的一定是高楼大厦。所以他只在高大的楼房间穿梭地巡视着。

  猛然,他在经过一个楼房的窗户着,听觉灵敏的他忽然听到从窗户内传出一种轻微的异常的声音,于是他迅速的刹住身影,靠近窗台,向内望去。虽然房内很暗,但有窗外照射进来的月光,这在钟杰的眼里,房里的一切似同白昼,里面的情况在他的眼里则是一清二楚。

  这是一间少女的闺房,对着窗户是一张精致华丽的大床,床上一个少女被反剪着双手俯卧在床上,一个粗壮的大汉骑在她的腿上,她的裙子已被掀起,而她的裤子连同内裤巳被退到腿弯处,露出她那浑园而洁白的屁股,那大汉的双手肆意的在她的屁股上抚摸着。床边一张梳妆桌边的一把椅子上,坐着一个了头打扮的少女,但她双手被反缚在椅背上,口里也被塞着布巾,虽然她上身的衣服还穿在身上,但已经是带解扣开,里面的肚兜也被拉扯地外,露出了洁白的胸脯。看到这情况,钟雷心中不由大怒,马上大声喝道:“大胆*贼,升平世界,竟然行此不法之事,快出来受死吧。”

  那*贼这时正专心注之地猥亵着床上的少女,听到喝声,不由得吃了一惊,慌忙的离开少女的身体,跳下床,拿起放在桌上的单刀,跃向窗边,然后一招推窗望月,就从窗门中跃到窗外的屋面上,见到钟雷,就一摆单刀,向着他劈来,嘴里也骂着道:“何方小子,敢坏我大爷的好事,看刀。”

  看到那刀已到近前,钟雷就不慌不忙地微微一闪,避过刀锋,然后迅速地伸手在刀背上一弹,只听到‘叮’的一声,那*贼拿刀的手感到一阵无限的大力传来,竟然拿不住刀,破空飞去。同时背部感到一麻,整个身子也站不住,从屋面上跌了下去。

  这眨眼的功夫,那*贼竟然在没有一点的思想准备的情况下,就稀里糊涂地被打下了屋面,眨时间他就明白了,今天是遇到了高手,而且是非一般的高手,总算他也是久混江湖的老手,遇事的应变能力很强,他迅速地从地上爬起来,也不敢再说什么,就纵身向钟雷所在的反方向逃逸而去。

  望着黑夜中那逐渐消失的*贼的身影,钟雷轻轻地笑了一笑,也没有去追赶。他转过身走向窗户,一跃身到那房里,先替缚在椅子的那个了环解开了束缚,然后再由了环去替那床上的小姐松绑,二人穿好衣服,点亮了灯,然后三人见了礼。

  “多谢这位小侠相救,小女子真是感激万分。”那小姐就是范家庄庄主范应龙的千金,叫范雪梅,见了礼之后,就急不可耐地向钟雷深深地鞠了个躬,真情地道谢着。

  “小姐不必多礼,在下也是有事到范家庄来,碰巧遇上,解了小姐之危急,这是谁遇见了都会这样做的。”见那小姐感激,钟雷不以为然地说。

  “小侠相救,这是天大的恩情,奴家那有不感激之理,奴家请问小侠尊姓大名。”

  “在下钟雷,小姐真的不用多礼,你可知道这*贼的来历吗。”

  听了钟杰的问话,小姐的脸微微的一红,轻声地说:“*贼作恶的时候好像说过他是采花蜂丁豹,这可是在江湖中大名鼎鼎的采花三蜂,武功高强,今晚若不是小侠武功高强,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呀。”

  “哦,是这样,小姐,现在已经没事了,在下也就告辞了。”说着他准备离开。

  “喔,请钟小侠等等。”见钟雷要走,那小姐慌忙的阻止道:“刚才钟小侠说是到范家庄来的,不知道有什么事吗。”

  “是呀,我们小姐的父亲就是庄主,你到范家庄有什么事,小姐是一定可以帮助解决的。”这时一直站在旁边的那了环也说道。

  听她们这样说,钟雷也就留了下来,他本来就是到范家庄打听失标一事的,向庄主的女儿范小姐打听那是再也合适不过的了,虽然在救下她时他就知道她就是范小姐。但他却无由开口,现在她主动地提出来那是再好也没有了。

  “在下是震威标局的一名标师,我来这里是想打听一下那投标的事。”

  听到钟雷这么一说,那范小姐马上急切地说:“我知道失标之后,你们震威标局的人一定会来这里问事的,其实这事也不是我父亲的事。说着她主动的把投标一事详详细细地说了一边。

  原来范家庄庄主范应龙有一个好友是柳州合力标局的局主阮世法。这天,阮世法领着一个,据说是黑龙坛里的一个五龙使者叫姜子道的人到了他家,说是请他介绍给震威标局,请标局保一件标,因为标的很重要,虽然标费很高,但条件也十分苛刻,当时,庄主范应龙就听出了其中的一些疑点,为什么要让他出面呢,那还不是他也是云州人,大家都知道对方名声,也就不会产生怀疑,同时他也听出了标费过高,条件苛刻的异常,他不想答应,但在阮世法的极力劝说下,也在那个五龙使者隐晦的威胁下,就勉强的答应了,因为这云州的黑龙坛的名声也是不小的,而且也不太好,作恶很多,实力也很强,为了范家庄的安全,他不敢不答应。事情发展到现在的情况,他感到十分后悔,也感到自己有责任,同阮世法争吵过。但由于这黑龙坛的实力,他也不敢过份的说些什么了。


本站新增加更多精彩小说栏目,综合了网络上大部分精彩小说等经典作品,大家可以点击经典乡村小说推荐进入到列表选择自己喜欢的小说。精彩小说网努力为大家推荐经典小说阅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