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雪梅情意初生-群芳承欢录 什么软件可以红包提现

群芳承欢录

第七章,雪梅情意初生

胡雪2017-4-11 16:50:45Ctrl+D 收藏本站


  听了范小姐的介绍,钟杰提出能否见一见她的父亲范应龙,那范小姐当然是满口答应了。于是他们就一起来到了庄内的议事大厅。因为这时时间尚早,庄主范应龙和那个合力标局的阮世法也还在厅内谈话。见到他们到来,二人都露出疑惑和不解的神情。

  “雪儿,这位小哥是谁呀。”沉默了一会,范应龙问。

  “爸,刚才江湖上有名的*贼采花蜂丁豹来欺侮女儿,幸亏这位钟小侠刚好到我们范家庄来,救了女儿,”范雪梅连忙回答。

  “噢,有这样的事,那真谢谢钟小侠了。”听了女儿的话,那范应龙连忙感激地说。

  “庄主不用客气,碰到这种事,是每个侠义之士都应该做的。”钟雷笑着说。

  “钟小侠是到范家庄来,不知有什么事吗。”

  “爸,他是震威标局的一个标师,有事要找你说。”

  “这事------。”范应龙犹豫着。他知道,标局失标之事,总归会有人要找上门来的,因为这标是他介绍过去的。

  “范庄主,你能说说标主他们的一些情况吗?”

  但这时坐在他对面的一个同范应龙差不多年龄的大汉就急不可待地说:“你们震威标局保标失标,与我们有什么可说的。”

  “可是这标是范庄主介绍来的呀,”听了他的话,钟雷不悦地说。

  “这位小侠,事情是-------。”范应龙刚想说,但马上就被那个大汉打断了。

  “范兄,和这个小子有什么可说的。”那大汉粗暴地说。

  这使钟雷感到十分不高兴,我又不是问你,你插什么嘴呀,但后来他忽然想到这标就是他领来的,也是罪魁祸首之人,就马上对他厌恶起来。于是他也不客气地说:“江湖上的事是要讲道理的,你这厮活了这么大的年纪,难道连这点道理都不懂吗。”

  钟雷的这几句话,马上使得阮世法然勃大怒,他愤怒的跳了起来,骂道:“你是那里蹦出来的野小子,到这里来撒野,你是不想活了。”一边骂,一边冲上前来挥拳就向钟雷的脸部打来,并且是用足了力气。

  对他的这一行为,钟雷更是生气了。本来他对这个人就没有好感,因为他从范雪梅那里知道了这次投标的阴谋就是他引起来的,刚见面时又出言不逊,现在居然边骂边动起手来,所以对他的恶感已经是很严重了,于是他不客气动了手,他略一闪身,就避过了他击来的一拳。但闪身的同时,却敏捷地伸出一腿在他的跟前一绊,这样阮世法就象野狗吃屡地跌爬在地上了,而且跌得很重,一时竟然爬不起来了。

  “哼,像你这样的货色也敢动手动脚的,真的是不害躁。”钟雷潇洒的站在他不远的地方,望着他,嘴里却刻簿地损着他。

  这一情形使在议事厅里的所有的人都很吃惊,要知道这阮世法在保标行业里的名望也不低,他的武功也是中上之流,现一在竟然被这个不起眼的后生不到一招就被打倒在地而爬不起来,而且那后生好像根本不像是动过手似的。这武功真的是很历害呀,尤其是被打的阮世法更是知道历害,因为他知道他的身体没有前冲得很历害,使绊子是根本绊不倒他的,他之所以被绊倒,其实是他的腿横到他的腿的时候,一股大力让他的身体不由自主飞了起来。这是何等的武功呀。

  “你-------。”倒在地上的阮世法显得很狼狈,也有些惊恐,同时也很疑惑,他怎么会在这个不起眼的小伙子面前竟然会一招就败了下来。

  钟雷没有再理他,他缓缓地走到范应龙跟前,恭敬地说:“范庄主,关于失标之事尚望能告知一二。”

  这时的范应龙已经从他女儿范雪梅嘴里比较详细地知道他救她于危难之中的事,对他很有好感,同时也对他很感激,这时他问他,他当然是很客气地回答了,于是他把这次投标之事的来龙去脉说了一边,也说出了他当时的无奈,“你知道这劫标的是什么人吗。”钟雷问。

  “据我所知是距云州三百里的四龙山上的四龙。”范应龙说:“这四龙在江湖中是很名望的孙,大哥飞天龙强,二哥冲天龙孙劲,三哥翔天龙孙健,小弟凌天龙孙壮。这次黑龙坛的五龙使者姜子道买通了他们,让他们出面劫标的。”

  有了失标的着落,钟杰也就达到了目的,于是他告辞了范应龙,准备回标局,但当他看到被二个家丁扶起来的阮世法‘哼哼哈哈’地坐在原先的椅子上,他就走过去不客气地说道:“这标是你引来的,说说你和那黑龙坛是什么关系吧。不要说谎,最好是实话实说。”

  被修理了的阮世法,这时是又怒,又气,又怕,但他还是倔强地说:“我为什么要同你说。”

  见他还是这样顽固,钟雷很生气地一把抓他的前襟,把他从坐椅上拉了起来,阮世法拚力地挣脱了挣脱,但却挣脱不了。

  “你不说是吧。”钟雷厉声地说。

  “你,你想干什么。”阮世法挣红着脸,愤怒地叫着,但对钟雷有力的手臂却是无可奈何。见此情景,范应龙慌忙上前劝解道:“钟小侠,请放手,其实这也不关阮兄的事,他也是经营标业的,所以黑龙坛的人首先找到了他,但他和震威标局没有联系,这才找到了我,他也是被告迫的。”

  听了范应龙的话,钟雷这才放开了他。嘴里说道:“这厮可是个对他们死心塌地的家伙。”

  放开阮世法,钟雷就准备离开,父女俩要送他,被他婉拒了,但范雪侮却坚持要送他。一直送到了庄外,当钟雷要她回去时,她还恋恋不舍地不肯离开,心里也很依恋着他。钟雷不但救了她,使她免于被*贼侮辱,而且钟雷那英俊的外表也深深地吸引着她的心,这时在她的心中深深地担忧着,现在一分离,以后就没有再见面的机会了。于是,她却充满着深情地说:“钟小侠,我们还能相见吗。”

  “这------,我们都在云州,我想总有相见的机会吧。”他犹豫了一下说。

  “你住在震威标局吗,我能到那里去找你吗。”她要求着。

  “范小姐如果有事,这当然可以呀。”

  “那没事就不能来吗?”她调皮地质问着。

  “那,那当然也可以呀,在下欢迎范小姐来,待这事完毕后,在下也会来看望小姐的。”

  见他这样说,还答应来看她,这让她感到十分高兴,马上抓住了这个话题说:“好,那就一言为定,钟小侠可一定要来,可不能撒赖呵。”末了她向他向倩笑了一下,撒了个娇。

  “一定。以后有空,钟某一定会来看望小姐的。”他保证着说。


本站新增加更多精彩小说栏目,综合了网络上大部分精彩小说等经典作品,大家可以点击经典乡村小说推荐进入到列表选择自己喜欢的小说。精彩小说网努力为大家推荐经典小说阅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