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金桃的尴尬-群芳承欢录 什么软件可以红包提现

群芳承欢录

第九章,金桃的尴尬

胡雪2017-4-11 16:50:56Ctrl+D 收藏本站


  醒过来的钟雷,脑子虽然还是有些浑浑噩噩的,但梦中情景却仍然清淅地在记忆中显现。和那美丽女子在一起的时候,他亲吻她,爱抚她,亲吻和抚爱自己最喜爱的地方,他的感觉是那样刻骨铭心,是那样的刺激销魂,是那样地欢愉舒畅,尤其是他们巫山云雨,鱼水交欢时的情景更是深深地印刻在他的脑子里,那种感觉更是让他终身难忘,让他无限地向往。

  躺在床上,他又突然想起花情使‘快去救你的桃花,迟了就来不及了’的话,可是这桃花是谁呢,但他很快就想到了花主说给他的那首诗里有‘桃杏芬芳’的话,这桃可能就是桃花吧,于是他又很快联系到了金桃和银杏,这不就是她们二人吗,她们现在不正是有难吗,对了,自己已经知道了标是被谁劫的,那花情使就是要他马上把标去要回来,解林家姐妹的危难,迟了就要来不及了。

  于是他果断地决定,明天一早,他就去四龙山讨还失标。

  第二天,他向林金桃说:“林小姐,我已经知道标是被谁劫了。”

  由于昨晚的事,现在金桃见了他很有些尴尬。刚离开他时,她简直对他有些愤恨,自己抛弃了少女的羞涩和自尊,下了最大的决心,竟然被他无情地婉拒了,那时她是羞愧得恨不得有条缝能钻进去。最后虽然平静下来了,但失望,怨恨的情绪却还是绞痛着她的心。回到自己的卧室,躺在床上,她的心情才慢慢地平静下来,觉得钟雷的婉拒好像是很无情,但从另一方面来说,他却是高尚。试想一下,如果换一个比较好色的,或者品质恶劣的,就是一般的男人,自己这样投怀送抱,那还能放过自己,恐怕自己早就羊落虎口了。还有他当时说的那些话,能说他是无情吗。倒应该说是情重义深,他与自己本来可以说是素不相识的,但却对自己这样关心。想到这些,虽然她的心里仍然有些失落,但却在眨时间有了一种敬佩的感觉,觉得他是那样正直,仗义,也是那样地重情重义。她心中的怨气也就眨时地消失了,同时也强烈地产生了一种希望,那就是以后的事情会像钟雷说的那样发展,标局失标的危难能够妥善的解决。

  她心里虽然这样想,但在见了钟雷之时,心中还是很尴尬的。现在钟雷这样对她说。她也不能不回答。于是她怯怯地,但有些高兴地说:“钟,钟大哥,你知道是谁吗?”

  “是四龙山上的四龙,我打算马上就动身去要标。”

  “呀,这-----,”林金桃听了他的话,不由得高兴地惊呼了一声,但她马上就高兴不起来了,她知道这四龙山的四龙是些什么样的人,是各种势力都不敢得罪的人,就是连官府都不敢动他们,这标被他们劫去,还有要回的希望吗。想到他说的马上就要去把标要回来,她是既为他能欣然帮助而感到感动,但又为他那种初生牛赎不怕虎的精神感到担心,她有些顾虑地说:“那四龙是凶恶的强盗,武功极高,你去向他们要回标,这是绝对不行的,镖没有要回来,却连性命都丢了。”

  他当然知道她不相信他能把标要回来,因为她是不知道他的武功实力。现在他也不能狂妄的说他定能把标要回来,于是他微笑着说:“现在既然知道标的下落,当然要去要回来呀。”

  “你是怎么知道标是四龙山的四龙劫去的呀。”她有些疑惑地问。因为昨晚她曾经与他在一起,那时他也没有说起过知道劫标的事呀。

  “是范家庄庄主范应龙告诉我的,我昨天晚上去了范家庄,他就把这次投标的事详细地告诉了我,”

  “你昨晚去了范家庄,”林金桃姐妹俩吃惊地问。

  “我是跟着戏花蜂丁虎去的,他离开你们那里时我就跟了下去。”

  “呀,”姐妹俩听了他的话又是大吃了一惊,:“你也知道昨晚的事。”

  他向她轻轻地笑了笑,表示了默认,过了一会,他说:“林小姐,你局里现在还有好一点的马吗。”

  “不,你不能去,那太危险了。”听他这样说,她马上阻止说::“我们不能让你去冒这样的险。你不知道,这四龙可是江湖上有名的凶狠。”

  看到她那着急的样子,又听了她那样的话,他对她对自己的关心感到很感动,但他主意已定,当然不会轻易改变,于是他近似劝慰地说:“听那范庄主说,那四龙也是些侠义之人,只是为那个什么五龙使者重金收买,才做如此不义之事,我只要晓之与理,也许他肯归还也不一定。”

  “不,你不能去的。为了我们的事,要是让你受到什么伤害的话,我们会与心不安的。”那林金桃还是不放心地阻止着。

  对去四龙山讨镖之事,钟雷心意已决,他固执地说:“林小姐,不要说了,他们这样无耻下流,不要说我们现在相识,就是没有一点关系,听到这样的不平事,我也是要菅的。”

  见他这种坚决的神情,她也没有再说什么,但心里却实在是放心不下,就嘱咐地说:“小侠一定要去,那千万可要小心,他们不还,你也不要强来。”

  “我知道怎么做,你们就不用担心了。”钟雷笑着说。但他忽然又觉得她在昨晚所表现出来的那种悲观失望,也可以说是绝望的情绪,自己应该再好好地安慰她一下。于是他很有信心地说:“林小姐,你绝对放心好了,我不会有事的,我也一定能把失标要回来的。”

  想起那花情使的话,钟雷觉得应该迅速地把失标找回来,越快越好,这是解决这次失标的头等急事。但同时他又感到林金燕她们留在标局也会随时地出事。于是他慎重地嘱咐她们这几日要格外小心,就向她们要了一匹快马,金桃又给了他一百两银子作路费,就急匆匆离开标局,向四龙山驰去。


本站新增加更多精彩小说栏目,综合了网络上大部分精彩小说等经典作品,大家可以点击经典乡村小说推荐进入到列表选择自己喜欢的小说。精彩小说网努力为大家推荐经典小说阅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