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银杏的试探-群芳承欢录 什么软件可以红包提现

群芳承欢录

第十二章,银杏的试探

胡雪2017-4-11 16:51:13Ctrl+D 收藏本站


  回到标局,钟雷揭开车篱,看到她们被点住了穴道,就马上为她们解开。这时的林家姐妹俩为免除大难而欣喜的心情是不能用言语来表达了,二人都情不自禁流一了激动的眼泪,对钟雷当然是感激万分,她们想跪下来向他表示感谢,但被钟雷慌忙的阻止了,他近似惊慌的说:“二位小姐千万不要这样,这也是我应该做的,你们不是也帮助过我吗。”

  “钟小侠对我们标局,对我们的帮助真的是不能用一声谢谢所能完了。”林金桃十分感激而深情地说:“钟大哥,感谢的话我也不说了,今后我们震威标局就是你的家,你也是标局的主人,希望你以后也千万不要客气才好。”

  林金桃这话说得很亲近,亲热,但她却大胆地说了出来,那天再亲热的话,再亲热的举动也都有了,那现在还有什么顾虑呢,虽然遭到了钟雷的婉拒,虽然当时她很怨恨,很失落,但她后来想通了,不但不怨恨他,心里也没有了失落的感觉,相反,她对他却是更敬佩了,也更是喜爱了,她心里已经暗暗地下了决心,一定要取得他的好感,一定要让他喜欢自己。

  “林小姐这话我爱听,我既然投到了标局,那标局就是我的家,标局今后还要开张,我会为重振镖局而努力的,如果真的能做个总标头,那我可就高兴死了。”钟雷这话也说得很是亲近。自从那天梦回之后,他的心情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有一种和这二个美丽动人的姑娘能亲近亲热的希望。特别是姐姐林金桃,所以他说的也很是有情意。

  听了他的话,林金桃又想起他说过‘林小姐是我未过门的媳妇’的话,她暗暗地想,他这样说,可惜只是为了方便插手镖局的事,而不是真的这样想,如果他真有这样的意思那就好了。想到这里,她的脸就眨时通红起来了。

  “好呀,好呀,钟大哥武功这么高,做个总标头那肯定称职。”听了他的话,林银杏不由得高兴地拍着手笑着说:“钟大哥,震威标局是我们林家的祖传产业,我们不想让它关门,你就做标局的总标头吧,帮我们重新把标局兴旺起来。”这次他救了她们,当然也了解到了他武功的高强。如果他能帮助她们,那重新振兴镖局的事就有希望了。

  “这是当然的了,我来投奔标局,就是想在标局里有所作为。”钟雷欣然地说。

  “好,那我们标局就聘请你为总标头。”听了钟雷的话,林金桃马上就作出了决定,她现在是很希望他能永远留在标局,心想这样优秀的人谁不欢迎呀,如果震威镖局有了他,那今后还会怕谁呀,如果他先前说的‘林小姐是我未过门的媳妇’也是真的,那就太好了,这样英俊,帅气,潇洒,武功又高的年轻侠士,将来如果能成为自己的夫婿,那可是太幸运了。可惜不是。想到这里,她的脸又不由自主的通红起来,心里又有点失落。

  “好,我就接受这总标头的衔头,林小姐放心,我一定帮你把标局重新兴旺起来。”见林金桃真的让他担当这总标头的重任,他保证地说。要在江湖中练历,要在云州寻找自己的亲人,首先就要在云州城里立住脚,有个挣饭吃的地方。只有这样,也就能够在这里大有作为了,否则,一切就免谈。所以他对林金桃聘用他做总标头不但很高兴,而且心里还很感激。他不知道,他给她解决了天大的难题,她们心里是多么的感激他呀,不要说是总标头,就是要这所标局,她们也是会分给他一半的。但他的心中却认为自己所做的只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所以他反而是很感激她们了。

  三人说了一回话就分开了,钟雷是不善于说话,特别是在女孩子面前就更不善于说话了,而林家姐妹虽说钟雷是她们的救命恩人,感激的话也说了很多了,再说反而会让人家感到不是真情了,但表达感情的话也不好意思多说,银杏虽然没有这点顾虑,她同钟雷倒是已经很热络自然了,但在姐姐面前她也不敢太开放了。

  钟雷回到自己的卧室里,也没有事可做,于是就躺在床上静静的休息着。但心里感到很是高兴,对标局的帮助,他已经做到了,先前安慰她们的话没有变成吹牛。他很自慰,更重要的是自己现在可以在标局内比较名正言顺地立足安身了。而且真的当起总标头来了,虽然他对这事还不是很认真,他觉得林金燕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帮助了她们,她说的可能是客气话,再说这标局的事,她能作得了主吗,她的父亲能答应吗?但不管怎么说,自己在这镖局里安身那总是没问题吧。

  正在他想着的时候,林银杏推门走了进来,他立即从床上坐了起来,向着进来的林银杏亲切地一笑,轻轻地叫了一声:“林姑娘,你在事吗。”

  “我可没有事的,只是想找钟大哥聊聊天。”她不在意地说:“倒是我姐姐可能有事要同你商量。”

  “什么事呀,是不是标局重建的事?”他似乎胸中有数地说。

  “可能是吧。到底什么事我也不十分清楚。”她棱模两可地说。待了一会,她突然问道:“钟大哥,你真的要长期待在我们标局,帮我们重建标局吗?”

  “是呀,你还不相信吗?”钟雷坚定地说。

  “你为什么对我们这样好,难道你真的只想当个总标头吗。”

  “总标头当不当倒是无所谓的,我不是早说过了吗,我只想在云州有个安身之地。”

  “凭钟大哥的能耐那里不能安身呢,为什么要到我们标局里来呢。”她又问道。

  “林小姐,你是怎么啦,这么问,你是不是不欢迎我呀。”他笑着问。

  “这怎么会呢,我是想问问钟小侠是不是还有别的想法。”她还是追问着。

  “没有了,我到这里来,真的只是想找个安身的地方。”见林银杏也问出了那天与林金桃相同的事,钟雷感到有些奇怪,难道-----。但他不相信,她可还是个小女孩呀听了他的话,在她的洁白的脸上微露出失望的神色。也没有再说了。过了好一会,她又问道:“那那天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呀。”

  “啊,什么时候我说过什么话呀。”他马上就领会了她这句话的意思,但他还是有些明知故问地问。

  “就是,就是那天你和那坏蛋说的话。”她有些结巴地说。

  “喔,你是说我是总标头的话吗?”他似乎是恍然大悟地说。

  “不,不是那句,是------。”她脸红红地说不出来了。

  见林银杏这样含羞欲语的样子,他肯定了自己刚才的猜测,那就是‘林小姐是我未过门的媳妇’这句话,想到这,他也不由得脸红起来,当时他是为了名正言顺的管这件事而心急出口的,没有经过脑子的思考,后来想起来感到很不好意思,但后来没见她们有什么反映,也就认为这事就过去了,林金桃提出来,现在林银杏又提了出来,这就使得他很尴尬,过了一会他道歉似的说:“那时被那斯*得急了,就乱说了,对不起,我这样是不是伤了你们吧。”

  “没,没有,钟大哥,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问,你说这话时,就是为好管事这个意思吗,没有其它的意思吗?”

  “不,不,我绝对没有其它的意思,请小姐千万不要误会。”一听银杏这么说,钟雷马上否认,虽然梦回之后他的心情有了很大的变化,但是对林银杏他是根本就不会想到那里去的,他虽然很喜欢她,和她也更加亲近,但这只是把当作一个十分心爱的小妹妹。

  “钟大哥,你不老实,你没有这个意思为什么要这样说呢,”银杏望着他,眼神里显现出责怪的神情,有些嗔怪地说:“不过,我们也没有怪你,你倒说说,你说的时候指的是我姐姐还是我呀。”

  林银杏的这番话倒使钟雷有些哭笑不得,她这么说是咬定他这样说是有目的的了,这怎么向她解释呢,他正要说,但却被她先说了,而且说得十分大胆:“钟大哥,你如果说的是我的话,我绝对不会怪你的,相反,我会感到很高兴的,你知道吗,自从那天到你标局时,我就喜欢你了,你救了我们之后,那就更不用说了。真的。”

  她的这番话真的让钟雷苦笑不已,但心里又是很感动,一个姑娘家能说出这样大胆的话,那自己在她心里的地位一定是很高的了,但这是一个小姑娘说的,他只能是苦笑了。

  “林姑娘,你千万不要这样说,我已经唐突了,你----。”他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她打断了,她望着他,激动地问:“钟大哥,你不喜欢我。”

  “不,不是,我没有这个意思。”林银杏这么说,他觉得她又误会了,就连忙否认地说:“我是很喜欢你的,但是------。”

  “这就好,我知道钟大哥是喜欢我的。”林银杏高兴地说,说着也不等他的回话,就高高兴兴的蹦跳着走了。


本站新增加更多精彩小说栏目,综合了网络上大部分精彩小说等经典作品,大家可以点击经典乡村小说推荐进入到列表选择自己喜欢的小说。精彩小说网努力为大家推荐经典小说阅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