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见金桃父母-群芳承欢录 什么软件可以红包提现

群芳承欢录

第十九章,见金桃父母

胡雪2017-4-11 16:51:52Ctrl+D 收藏本站


  告别了范雪梅,钟雷回到了标局的那间卧室,因为时间已经很迟了,所以他很快的脱了衣服上床休息,对与范雪梅之间的感情的增进,又结识了两个美丽可爱的阮家姐妹,他感到很是高兴。也感到很是幸运。

  第二天早晨,他刚刚起床,小牡手里端着一盆先脸水,推门走了进来,见到他已经起床,就倩笑着说:“公子,你起来啦。”

  见到小牡这么早就给自己送来了洗脸水,他很感动,也很过意不去,于是他笑着说:“小牡,你这是何必呢,我可没有这样娇贵呀,你这样侍候我,我该怎样谢谢你呀。”

  “看公子说的,侍候好公子是婢子的责任,只要公子满意,那就是对婢子的最好谢意了。”倩儿也笑着说。

  听她这么说,他真的是无话可说了,于是就在小牡的侍候下洗漱完毕,这时标局的老管家也来请他吃早饭,在吃饭的时候,钟杰和小牡议论着今天准备做什么事时,林家姐妹高兴地走了进来,见到他们正在吃饭,就笑着说:“钟小侠,我们唯恐钟小侠出去,所以一早就紧赶慢赶的赶了来,还好,你还没有出去。”

  “这,林小姐有什么事情吗。”见她们急匆匆的有事的样子,他问。

  “我爸想见你呢,不知小侠你今天有没有空。”林金桃望着他问。

  “这有什么空不空呀,你知道我现在是什么事也没有的。”他回答着。见她在看小牡,就站起来向着她介绍着说:“林小姐,我向你介绍一下,她叫小牡,是双凤帮的,她们的帮主让她来是为了照顾我的,”接着他又向小牡说:“这二位就是局主的二位千金,大小姐和二小姐。”

  小牡见说到自己也就站了起来,向着她们行了一个鞠躬,恭敬地说:“二位小姐好。”

  “喔,姑娘好,你们帮主也真是,钟小侠在我们标局,自有我们会照顾,何必麻烦帮主她们呢,。”林金桃客气地说。钟雷和双凤帮的关系,她已经从妹妹那里听说了,对此她心里很是矛盾。她是知道双凤帮的,也知道它们在云州的力量,镖局能和它们有些关系,这对镖局是有利的,但钟雷和那帮主李艳丹的关系又让她感到有些醋意。虽然她心里十分清楚,像钟雷这样优秀的人,是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她也看得开,但总有点不是滋味。

  “这怎么是麻烦呀,钟公子是双凤帮的大恩人,他救了我们老帮主的性命,照顾钟公子是我们义不容辞的事。”

  “喔,是这样呀,那姑娘你就在标局住下吧,不用客气,就像在自己的家一样好了。”

  “是,婢子在这里也给标局替麻烦了,小姐有事也请尽管吩咐。”

  “姑娘不要客气,今天小侠要去我父亲处,姑娘就请随便吧。”

  “是,”小牡恭敬地答应了一声。

  钟雷随着林家姐妹来到了她们的家,座落在衡州城东的一个庄园——林园,虽然这里并不是很大,但一个家庭占有着这样的一个园子,也算是很气派的了。走进园内,他放眼一望,觉得很清洁整齐,走进大门是用石板铺就的一条通道,通道两边是庭园,种着不少的高大的树木和花草,过了通道,走进大楼就是客厅,两边也是厢房,二边有二座楼梯,通向楼上。但这时客厅里也没有人,显得冷清清的,她们也没有在客厅停下,而是上楼,进了一间房间。“爸,妈,钟大哥来了。”还没有进门,银杏就高声的叫道。

  这是一间很大的房间,除了最里面有一张大床外,也可以说这里一间客厅,房间的二面都是窗户,一边窗户对着外厢房,一边是一个不大的花园,从窗户望去,景色也十分美丽。整个设计布置得很精巧,也很合理。

  看到钟雷和姐妹俩进来,坐在床边的一个风韵犹存的中年女子,也就是姐妹的母亲,连忙站了起来,向着她们笑着打招呼道:“桃儿,你们来啦。”说着又向钟雷很认真的注视了一眼,招呼道:“这位就是钟小侠吧,请坐。”打过招呼后,她就走到一边去为他泡茶倒水。

  床上躺着的一个中年人,就是姐妹的父亲林天远,这时也很认真地对已经坐在他对面的钟雷打量一番,然后挣扎着要坐起来,但被姐妹俩上前阻止了。他亲切地笑着说:“钟小侠,你对我们震威标局,对我们林家的帮助,桃儿已经很详细地向我说过了,这份情义可以说比山高比海深,在这里感谢的话我也不说了,只是希望你能把标局当作是你的标局,把林家也当作你自己的家。”

  “林伯父客气了,这也是江湖上有侠义的人都应做的,算不得什么,你老大可不必在意,倒是林伯父的伤不知怎样,昨天让林小姐带来的药不知吃了没有,是不是有效果。”他一面对林天远的感激表示歉虚,一面关心的询问他的伤势。

  说起自己的伤,林天远不由得深深地叹了口气说:“受伤回来之后,请了不少的医生看过,但都束手无策,说是五脏都受了很重的伤,不见好转却是越来越重,看来是没有什么希望的了,小侠的药桃儿一拿来就服了,似乎今天好了不少,但我觉得这只是缓和一下,不能从根本上治愈,医生说,要根本治愈,只有少林寺的大还丹才行,但要得到大还丹那是不可能的。”

  以后二人谈了很多,谈话的内容也很广泛,从伤势说到标局,又从标局说到江湖,金桃偶尔还能插上几句,但银杏和她的母亲就插不上嘴了。到中午的时候,林家早已准备好丰盛的酒菜,就摆在这这卧室兼客厅里,林天远虽然不能起床,但也算是与大家在一起了。她母亲要喂林天远,席间实际上就是钟雷和她们姐妹俩,这餐饭也吃得十分开心,因为姐妹俩对他的招待是很殷勤的,而且有银杏在,她活泼天真,热情的个性又又使大家能放开心怀,所以席间是又说又笑的,十分欢快。金桃的母亲也不时地过来,很亲热地招待着钟雷,又使得席间充满了亲情和温馨。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